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立新 @ IBM

 
 
 

日志

 
 
关于我

工学博士, IBM(中国)运营战略首席顾问, IBM论坛主要演讲者之一, 负责推动IBM客户的商业模式创新和战略转型。 于 2009年 4月1日愚人节开博。 电子邮件:............... bai.lixin#163.com......... #即@

网易考拉推荐

颠覆性创新,大门为谁而开?  

2009-08-20 22:08:17|  分类: 战略与管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我们讨论的主题不是互联网对传统媒体的颠覆,但是我们得从这开始。

 

我是BusinessWeek的忠实读者;该杂志原本期望有一群像我这样的订阅户(当然其收入的大头还是广告)帮其度过金融危机,然而它的东家McGraw-Hill顶不住了,因而决定将其出售。BusinessWeek的叫卖价格居然是1美元!唇亡齿寒,美国数十家平面媒体都面临着亏损和关门的境地。

十年前,就有许多人预测纸质媒体将会被互联网所颠覆;后来互联网的泡沫破裂了,纸质媒体也就送了一口气。一位有远见的媒体主编说,这只是短暂的喘息,因为传统媒体已经失去了“话语权”。在信息没有像今天这样互联互通的时候,媒体凭借着信息的“专属渠道”而获得了无冕之王的地位。然而,博客、维基、Twitter等新媒体剥夺了传统媒体的这个特权(各位都还记得“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的帖子吧)。尽管人们舍不得“一份杂志加一份早餐”的惬意,可互联网及其黑莓这样的手持设备还是迅速抢占了消费者的口袋和餐桌。

 

今天,我想与各位分享的是,BusinessWeek在被挂牌叫卖期间为我们报道的一个小故事:印度塔塔集团在“人民车”之后,终于推出了“人民房”。

据报道,印度塔塔集团准备在孟买郊外30英里的地方建造1200套小型公寓。从图片上看这些公寓与我们远郊区的小区没什么两样,但是价格就不一样了。其平均价格是7,800美元,我没写错,你也没看错,7,800美元是总房价。这是专门卖给工薪阶层的房子;在这个小区中,也有一小部分是2万美元的高档住房,这是给那些稍微富裕的人准备的。塔塔集团的真实意图是,给这些大众社区中引入少量的富裕家庭,可以为一些中低层人提供一个做佣人的机会。换句话说,这是为了中低层的人买得起而且住得起。

当然,这个社区距离市中心稍远,以印度的道路状况,每天进城肯定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不过,没关系,塔塔集团早就帮你想好了办法,你可以先买一辆塔塔的小汽车Nano,只需要2,000美元。

总共1万美元,塔塔集团让你同时搞定房子和车子。

颠覆性创新的鼻祖克里斯滕森教授现在又多了一个案例。

此前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借助塔塔集团的“人民车”NANO,说明颠覆性创新的来龙去脉。我们一起再回顾一下Nano的故事,或许你会觉得,印度也有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在开始讨论塔塔的“人民车”以前,先看一则寓言故事:

一条猎狗让兔子从眼皮底下溜走,追赶不上,怏怏而归。猎人就说,你这么大的个子,连一只兔子都追不上,还有啥用。猎狗说,你是有所不知啊,这场赛跑的结局对于我只是一顿午饭,而对于兔子那可是一条命啊,动力不一样,我怎能跑过他呢?

3月23日,印度塔塔集团所生产的世界上最便宜的1980美元的“人民车”Nano正式上市。自从去年1月8日正式发布以来,Nano已经赢得了如潮的赞誉,印度知名的Govindarajan教授表示,它会像PC和iPod一样引发一场革命,其重要意义如同印度赢得独立或者印度发射的第一颗卫星。塔塔凭借着这款世界上最廉价的小汽车登上了《商业周刊》杂志“2008年全球最具创新性的公司”排行榜,而且高踞第6位,排在IBM前面。

然而在中国,Nano的待遇可是不怎么样。廉价小汽车本来没什么新奇的,QQ、奥拓、福莱尔、美日等车型在中国的大街小巷已经穿梭好几年了。不要说上汽、东风这样的大厂,就连比亚迪、奇瑞、天津一汽等廉价汽车的生产厂家,也毫不掩饰对Nano的不屑一顾。“不就是摩托加个盖嘛!中国消费者更喜欢配置齐全的、有点品味的小汽车。”

对于中国汽车同行的如此评价,克里斯滕森教授暗暗得意,因为这与他事先的预测完全吻合:汽车同行的这种反应其实是对Nano最大的祝福。根据克里斯滕森教授的创新理论,在颠覆性创新的前期,竞争对手采取忽视与回避的对策,实际上是给创新业务提供了一个十分宝贵的“动机不对称保护伞”。

所谓“动机不对称”,是指当创新者采用新的商业模式、新的成本结构推出极低价产品时,在现存的厂家看来,这将完全是无利可图的、不值得花力气竞争的业务。就像你卖电风扇的时候,有人在你旁边卖大蒲扇;卖大蒲扇的人可能以此为生,而在你眼里大蒲扇就几乎没有意义,所以你宁可忽视它,眼不见心不烦。刚才猎狗与兔子的故事,也是这个道理。

“动机不对称”是一种自然的经济力量,克里斯滕森教授的研究表明,优秀公司经验丰富的管理者也会屈从于这种经济力量。理性的在位者都会乐于将没有吸引力的业务让给新来的“小兄弟”,自己转而将资源投入到利润更丰厚的高端客户。就这样,小兄弟得到机会,不断完善自己的业务模式,不断蚕食在位者的业务,最终小兄弟长大成人,在位者退役,产业的一次更替就完成了。塑料对钢铁、喷墨打印机对激光打印机、数码相机对传统照相机、PC对小型机的颠覆,一次又一次演绎着同样的路径。

整体而言,中国制造也是按照这样的路径进行着对日本制造和美国制造的颠覆。改革开放刚开始,我国沿海地区的一些企业采取“两头在外”的方式,承接国外的加工订单。我们通过“剥削”廉价劳动力、消耗大量资源、污染自然环境,换取进入国际产业链的机会。这时的跨国企业根本不会把中国企业放在眼里,而且他们很乐意看到中国企业做这些脏话累活。然而,一旦进入了产业链,并逐渐熟悉游戏规则之后,我们就会想方设法从食物链末端向上游和高附加值环节移动。想当初,美国对大英帝国、日本对美国制造的颠覆,就是这样完成的。当然,这样的替代过程不会是一帆风顺,目前中国制造就正遭遇来自多方面的质疑和磨难,而且挑战并不仅仅来自发达国家,也可能来自印度这样的新兴市场。

 

塔塔集团通过Nano抢在中国前面向世界交出了一份“印度制造”的漂亮答卷。

或许是巧合,或许是塔塔的野心,Nano推出的时间恰好是福特T型车面世100周年。福特的T型车开启了大工业生产的序幕,而且将整个美国变成了“轮子上的国家”。现任福特汽车公司高级副总裁John Parker 对Nano也是赞誉有加:“这是一个突破性的产品,Nano使人们看待汽车的方式发生了变化。”与T型车一样,Nano也号称“人民车”,面向普罗大众的海量市场,而且在设计之初就考虑到制造、组装、维修的便利性。

不同的是,福特从几乎从铁矿石开始一直到整车出厂实行集中生产,而Nano最具创意的是,在中央工厂年产25万辆的生产能力饱和之后,可以将汽车零部件运送到各地的分销中心,然后在分销中心完成最后的装配。由于Nano充分考虑了组装和维修的方便性,分布式制造的质量也比较容易控制。最重要的是,这种大批量定制的生产模式,既具有大批量生产的成本和质量稳定性,还能够带来客户定制的灵活性。这样,Nano就不同于T型车的“你可以要任何颜色,我只有黑色”,而是为客户提供个性化的选择。此外,Nano还坚持“开放自己、整合别人”的基本原则,从一开始就基于产业协同,建立了一个良性的企业生态环境。

Nano的性能或许比不上QQ,但是其战略定位、创新理念、业务模式都是世界级的。如果我们由于Nano缺少一只雨刷、一只后视镜和安全气囊就忽视它,Nano就有理由怀疑我们的战略视野、创新能力以及思维模式。

假如说,依托丰沛的中国市场以及企业家的勤奋努力,我们现在达到的是业余围棋6段或者7段的水平,而印度企业则是直接聘请9段的棋圣训练6段的学生,所以印度才涌现了十来家具备国际竞争力的私营企业,比如塔塔、米塔尔、Wipro、Infosys等。也可以说,印度企业聘用世界级的智囊团,才有了世界级的大手笔。据了解,克里斯滕森教授就是塔塔集团下属咨询机构TCS的独立董事。

尽管我们并不缺乏市场的领导者,比如全世界最大的打火机和五金电器生产企业,但是我们缺少引领整个产业链的市场领袖。经过二三十年的积累,中国制造已经到了“大手笔”撬动产业链的时候了。万科的住宅产业化战略或许就是这样的大手笔。重构价值链之后,万科有可能以目前建造成本(不包括土地)的2/3造出“人民房”,从而使“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场景距离我们又近了一步。

 

无论是“人民车”还是“人民房”,看似简单,实则只有市场领袖才有远见和魄力为之。

颠覆性创新之门,只为那些具有战略视野和菩萨心肠的企业家敞开着。

  评论这张
 
阅读(11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